Header

2020-08-17 19:53

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表示,简政放权,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理清和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,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,也是政府自身改革的重要抓手。从整体上看,进一步简政放权对于激发市场主体内在活力、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、提高政府治理能力、提升社会创造力具有重要意义,是实现市场起决定性作用,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推动中国经济实现新常态的重要途径和保障。

张占斌称,简政放权的重点在放权,通过向市场放权、向社会放权、向地方政府放权,着力解决政府与市场、政府与社会、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问题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。同时,改革需要协同推进,法律法规的修订和部委规章的调整,应与简政放权改革同步进行。

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元春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简政放权是较重要的举措,对于整个市场空间扩展有一定帮助。简政放权可以节省交易成本,使市场更具有创新性,企业的创新能力可得到大幅提升。

安徽省实施简政放权以来,去年10月份省级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正式向社会公布运行,覆盖75家省直单位全部权力事项,保留权力事项1712项,精简超过68%,简政放权有了量化的成效。

简政放权、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等事项一年多以来,不少地区取得了一定成绩。以全国首创责任清单的安徽为例,四川中光防雷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范书林表示,在安徽推行权力清单制度之前,外省来皖经营防雷产品业务的公司必须先到省气象局登记备案,人力财力成本让不少企业颇为踌躇。目前,防雷产品登记备案取消,可以直接来安徽经营施工。

“政府权力下放的过程不是单向的,是一个动态过程,应允许一些环节和部门根据自身有所调整。如果只是简单名义上的放权,较难避免死灰复燃的情形。”刘元春表示。

中国政府大力简政放权,已经取消和下放了6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,市场活力进一步释放。